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瑾华

  

第8年。迟到的春风更骀荡。

  

令人瞩目的春风悦读榜评选已经启动,接下来,在浩如烟海的2019年度好书中,2020春风悦读榜,将由国内文化大咖、各大权威出版社掌门人、书店和广大读者共同打造,产生春风榜“好书60”,并最终产生各大奖项。

  

第8张春风榜在路上。

  

今天,浙江文艺出版社社长郑重向读者推荐了以下三本书,他给读者抛出的问题是:在五维时空里,人类的悲欢是否相通?

  

《失落世界》

  

猎户座悬臂 著

  

浙江文艺出版社 2019.9

  

【推荐语】

  

首届两岸青年网络文学大赛一等奖得主、科幻新锐作家猎户座悬臂的全新力作,作品讲述的是在五维时空概念里,地球人类在外星文明的驱逐下,展开自我反思和强大反攻的科幻主题故事。作品对人性的深刻洞察直击读者内心,展现了科幻作品对青年一代的精神启蒙——一场高等文明与低等文明之间的厮杀驱逐,人类是否将走向被奴役的命运。

  

《失落世界》中五维空间时空观念的全新解读,堪媲美《流浪地球》的国内原创科幻,读者在此中可以看到科幻的神迹、人性的拷问以及青年的力量。

  

《燕云台》

  

蒋胜男 著

  

浙江文艺出版社 2019.12

  

【推荐语】

  

《燕云台》是著名网络文学作家蒋胜男的最新代表作,讲述了以契丹太后萧燕燕为主角展开的一部游牧部落建立王朝、推行汉制的史诗故事。

  

蒋胜男以她一贯的叙事技巧,以传统文化为营养,以现代精神为内核,为读者揭开了中国历史上那段被时光尘封的传奇,其中不仅充斥着荡气回肠的金戈铁马,更有痴情儿女的爱恨情仇,亦反映出中华民族在五千年历史进程中,以文化认同消融民族差异,缔结华夏民族共同体的历史历程。

  

《云中记》

  

阿来 著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2019.4

  

【推荐语】

  

“汶川地震”已经过去十一个年头,我们如何面对创伤?四川人也是亲历者的阿来,用了十年的时间酝酿情绪、梳理记忆,将一个以身殉村的祭师和一个在地球上消失的村庄的故事呈现在我们面前。

  

“从开始,我就明确地知道,这个人将要消失,这个村庄也将要消失。 我要用颂诗的方式来书写一个殒灭的故事, 我要让这些文字放射出人性温暖的光芒。我只有这个强烈的心愿。让我歌颂生命,甚至死亡!樱桃老版本app下载ios除此之外, 我对这个正在展开的故事一无所求。”阿来这样说过,对阿来来说,有一本书,终归是要去写出来的。

  

抢先读

  

《失落世界》部分书摘

  

那一束流光划过夜空的时候,脚下这片广阔的大地也随之被 点亮。黑暗中,古老的文明悄然诞生。在林海与江河之间,点缀着小小的部族。原始先祖们用骨制长矛与石器宣告了对这片土地的统治。当古老的奴隶制国家在辽阔的大地上日渐兴盛时,天穹之上的那束流光仍在盘旋。年老的祭司战战兢兢地向它叩拜,部族的男人们视它为天神震怒的征兆,因为它每一次在天际闪现时,大地上都会掀起横行的瘟疫,如同狂风般毫不留情地卷去所有人的生命。人们敬畏它的力量,为它奉上最丰美的祭品,配以最盛大的仪式,期望借此平息神明的愤怒,可神明从不为人们的祈祷所触动。

  

时间在无声中流转,流光依然在盘旋。尽管它的每一次降临都会带来灾难性的疾病,但文明仍在如洪流般涌进。辉煌的王朝在刀光剑影中往来更替,灯火繁密的楼台亭阁有如巍峨的巨人耸立在辽阔的平原之间。帝王们走过幽深的宫殿廊道,指尖划过古老的卷宗典籍,侍卫的宫灯一一照亮了它们的名录,《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本草纲目》……文明正逐渐拥有着对抗神明的力量。

  

而在遥远的云层之上,流光仍在恒定地盘旋,只是它所散射的光芒与痕迹不再为人们所轻易观测。

  

漫长的岁月流逝中,工业的浓烟与火光转瞬即逝,在炮火轰鸣声中诞生了现代文明,宏伟的太空舰队在繁星间散射出密集的灯火,人类文明终于完全主宰了这个广阔的世界。但站在宇宙的维度上,文明的崛起恍如转瞬之间发生的事,投向天空的骨矛还未落回地面就变成了宇宙飞船。伟大的力量正一点点改造着这颗星球的面貌,人们深信没有什么能再动摇他们至高无上的统治力量。

  

但是在星空深处,在比沙漠的沙粒更繁密的群星之间,在寂静无声的黑色太空里,悄无声息的观察者从未移开过它们的目光。

  

流光在时间的长河里转动,如同投入河面的石子,泛起一阵不断扩散的涟漪。当波纹扩散至河流尽头时,数千年的流转与凝视瞬间有了意义。

  

当流光的意义真正为文明所明了的那一天,数千年前古老祭祀的恐惧,再次为人们所感受。

  

第一幕

  

黑色米粒

  

“看上去……就像一杆大号的擀面杖。”林睿贴着舷窗向外观察。

  

“技术员同志,请系好安全带。”坐在林睿对面的宪兵无奈地大喊。直升机机舱里充斥着巨大的轰鸣声。

  

“哦,哦,安全第一。”林睿神色肃然地落回座位,但眼神还是下意识地朝窗外探去。

  

“不用太心急。”坐在机舱角座的年轻人打开了通信系统,“很快我们就能近距离看到它的全貌了。”

  

“但是从高空观察它的机会可不多。”林睿转过头,“这可是我们第一次接触外来文明。”

  

“今天什么事都是第一次。”年轻人也将目光投向窗外。

  

直升机划破空气前行。绕过一片低矮的山丘后,一整个开阔的平原在视野中延伸开。繁星间来的访客此时正悬浮在平原中央,四周被浓厚的雾气笼罩。雾气的源头似乎在那个巨大筒状物的顶部,筒状物好似一枚怪异的烟囱,浓雾如瀑布般沿着筒状物的外壁滑落,穿过朦胧的雾气可以依稀分辨出覆盖其间的黑色外壳。

  

“你觉得那层气态物体,会是什么成分构成的?”林睿大声问。

  

“我不知道!”年轻人现在也全神贯注地望着窗外,“看上去就只是普通的雾!”

  

“两位,请系好你们的安全带!”宪兵再一次提醒,“我们很快就要降落了!”

  

直升机在一片草坪上缓缓降落,两名军官站在舷梯下迎接他们。

  

“上尉同志你好!”林睿有些狼狈地和军官握了握手,头顶直升机的气流卷得他有些睁不开眼,“我们是航天局委派的技术小组。”

  

“旅途辛苦。”军官冲他们点点头,“诸位跟我来,会议马上开始了。”

  

“会议?”

  

“是的,我们会与诸位分享我们现有的资料。现在我们迫切需要听取各方面专家的意见。”

  

停机坪远处修建起了一排军用帐篷,头顶的直升机群正在不断运来更多物资。更高处战斗机群正在做警戒巡航,以时刻应对突发状况。

  

“这个阵势可不常见。”林睿心底隐隐升起一丝担忧。他的目光穿过密集的帐篷尖顶,那个山影般的庞然大物沉默地耸立在远处,犹如天穹探向大地的手指。

  

指挥中心一片凌乱,成堆未拆封的设备箱码放在角落,大厅中央只来得及安放简单的投影设备,参会人员能坐的也不过是军营里的马扎。此时高级军官们已经在前排落座,神情严肃地目视前方;来自生物、天文、物理、语言学各界的学者坐在后排,正低头窃窃私语。

  

“航天局委派的技术人员也已经到达了。”上尉告诉正在调试投影设备的军官,“会议随时可以开始。”

  

“好,我们现在就开始吧。”军官走到灯光下,林睿看清了他的军衔—— 少将。

  

吴文斌少将挥手示意会场安静,随即他打开了投影仪。

  

“诸位,时间紧迫,我就直奔主题了。”将军的目光扫过会场里的所有人,“七个小时前,军用卫星检测到这一地区有异常信号,我们才发现这个物体的存在。如果这是来自外太空的物体,那么从它进入近地轨道到降落在地面,整个过程中我们没有收到任何预警。”

  

“这一点我们航天系统也可以证明。我们的系统没有任何类似的数据记录。”林睿与天文站的观测员互相确认过信息,“这样大体积的物体进入大气层,无论如何都会留下可被观测的痕迹。”

  

“其他国家的隐形军事武器?”一名技术员小声猜测,“有能力制造这样规模的武器的国家世界上屈指可数,无外乎就是那么几个……”他的声音低了下去,但他具体指向哪个国家,与会人员皆心知肚明。

  

“他国发射武器的可能基本可以排除。”少将很快否决了这一说法,投影仪投射出一张世界地图,上边标记了十余个红点,“一个小时前我们收到确切消息,包括我国境内的不明物体在内,同样的物体共有十六个,分别在十六个国家境内被检测到。”

  

“十六个?”会场开始喧哗起来。

  

“有没有可能是陨石坠落?”有人提出疑问。

  

“将军,根据地图显示,这十六个不明物体都恰好降落在内陆地区,并且分别降落在十六个不同的国家。”和林睿一组的年轻人举手示意,“这恐怕不是巧合。”

  

“继续说。”少将摆了摆手。

  

“如果是陨石坠落,它们必然要在通过大气层时留下痕迹;其次,即使是陨石,解体成十六个,按照空气动力学理论推算,它们的分布范围也不会如此分散,应该集中在一定的区域里,而这十六个不明物体的坠落地点,从天文角度分析毫无规律,或者说是以人类国家所在点为坠落规律。这样看来,除非它们会自己定位坠落地点。”

  

“而且陨石表面也不会这样光滑。”天文站的技术员补充道,他们到的时间比较早,手里有一组不明物体的表面照片,尽管大部分外壳都被雾气覆盖,但不难看出不明物体光滑平整的表面,“最重要的是,这样体积的陨石,足以给地表造成巨大破坏……不然就是它们有自我减速的能力。”

  

“是的,正如诸位所分析的,这些不明物体不像是随机坠落,更像是有计划的战略部署。我想大家也正是因此,会认为这是某个人类国家制造的不明物体。但是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另一种可能?一种更为惊人,却也更为合理的可能?”少将意味深长地环视众人,紧跟着他切换到了下一张幻灯片,投影仪上显示了一张显微镜观测下的微生物图片,“这是我们对不明物体坠落点周边泥土与空气的采样,其中有一部分元素与微生物,已经被确认是地球上不存在的。”他停顿了一会儿,让大家消化这个消息,“因此,结合我们之前的观察与分析,我们很大程度上可以确定,我们所面对的是来自外星的访客。”

  

空气里瞬间充斥着无人般的寂静。与会学者们面面相觑。几个小时前,人们还认为外星生物是遥不可及的存在,可是此刻它们忽然就这么旗帜鲜明地竖立在这片土地上,散发着无人能理解的神秘气息。在孤独地走过上万年 的发展历程后,人类文明终于迎来了第一位外星访客。没人可以判断这对人

  

类文明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但人们心底对未知事物的畏惧,还是在第一时间浮上心头。

  

“左边的小图是显微镜下的细菌结构图吗?”后排的生物学者问道。

  

“是的。”

  

“很奇怪,三个层层嵌套的圆环,不像任何一种单细胞生物,倒像是靶标。”

  

“很形象的比喻。”少将点点头,“具体资料随后会交给大家分析。”

  

“我们和它们有过交流吗?”语言学家举手。

  

“暂时没有。”少将摆手,“我们尝试过各种波段和频率,试图与对方建立联系,但到目前为止,这一尝试的进度仍为零。”

  

“也许它们的语言系统和使用语言的方式和我们不同。”语言学家沉思了一会儿,“将军你之前提到过,军方曾检测到不明物体的异常信号?”

  

“是的。”少将点头。

  

“能不能把信号资料发给我们一份?”

  

“可以。会议结束后信息组的军官会和你联系。”他将目光投向所有人,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诸位,这是我们从未面对过的突发状况,我们对对方毫无了解,不清楚它们的意图,更不清楚它们是否具备敌意或攻击能力。诸位都是各自领域的精英,希望大家能通力合作,共同应对这次危机。同时我们也会在第一时间与大家分享信息,并尽可能提供更多的研究资源。”他提高了音调,“最后我要强调,研究工作开始后诸位将断绝与外界的联系,若有通信需求需要经过我们审核并使用军方的通信器。情况特殊,希望大家理解。”

  

与会人员简单交流之后纷纷同意了少将的要求。

  

“最后一个问题。”生物学家举手,“我们对不明物体的正式称呼是什么?难道一直称它是‘不明物体’吗?”

  

“对于这一点,大家有没有自己的建议?”少将沉思了一会儿,决定把命名权交给在座的专家们。

  

“在座有没有北方人?”林睿挑了挑眉毛,“大家看它的外形,两头细长而中间粗大,是不是很像我们厨房里常用的擀面杖?”

  

“技术员同志,我来自南方。”生物学家是一个年轻的女性,音色柔软,确实带着南方人的温婉,“不过我们偶尔也会使用擀面杖,我认为不明物体的外形比擀面杖更饱满,两端更尖锐,倒更像一粒大米。”

  

在场学者也纷纷认可了这一形容。少将示意会场安静:“在这个问题上没必要浪费太多时间。既然大家已经达成共识,我们就暂时以‘米粒’来称呼不明物体。研究所的设备正在安装和调试,具体资料随后也会发给各位,我们希望大家能尽快开始研究工作——眼下时间宝贵。”

  

众人纷纷表示认可。少将随即宣布会议结束,众人在指挥中心门口上缴了个人通信器材后,在军官的带领下前往各自的研究所。

  

“你总是这么脱线。”跟着林睿的年轻人忍不住扶额,“擀面杖……也就你想得出了。”

  

“我倒觉得我的形容很准确。”林睿挠挠头,在分配给他们的帐篷前遇到了另一小队,是生物学者的小队。

  

“你们将在十一号帐篷展开工作,食堂在七号帐篷,住宿在A区三号,执勤宪兵会给你们带路。”带领他们来的上尉军官给他们简单介绍了情况,“接下来开始工作吧。”

  

“我要求近距离接触‘米粒’。”提出这一名称的女生物学家举手示意。

  

“防护设备还没有完全到位,在此之前我们不允许任何形式的对不明物体……”上尉顿了顿,“对‘米粒’的接触。”

  

“小姑娘勇气可嘉。”林睿笑了笑,“可万一染上什么外星疾病就不好了。”

  

女生物学家闹了个红脸,皱了皱眉:“如果是这样,那你们就解剖我来做研究。”

  

此话一出,空气忽然安静了一会儿。在这个遍地是男性的军营里,大家潜意识里都拿她当小姑娘照顾着,可这句话让所有人瞬间不敢再轻视她。

  

“好了,时间紧迫,我们开始工作吧。”带队的学者挥了挥手,众人鱼贯而入。

  

“江乔。”学者叫住了那个女孩,“你的干劲我一直是清楚的,但你要记住,鲁莽不是勇气。”他严肃地望着江乔:“我也不知道在名单上加上你的名字是不是害了你……”

  

“我知道了。”女孩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心思早已经飞到工作台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