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中晚报全媒体记者 高琳琳

  

  

上世纪八十年代,人们的衣着告别了“老粗布”,而作为老粗布的“母亲”——古老传统的木织布机,也随之告别历史舞台。传统织布机结构复杂,操作麻烦,因此给人们留下的印象也很深刻,永远能够想象“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的情景。

  

  

  

早些年在上蔡县,许多老百姓家里还保存有老的织布机。年纪大的农村妇女在农闲时偶尔还会织上两匹床单自家用。这种床单质地粗糙,但吸汗、通透、冬暖夏凉,使用起来很舒服。

  

  

传统织布机有一个传统木床类似的框架,一端是布满经线的机头(线柱子),机头两端有六个翅,可控可放机头转动。离机头不远处安装着竖立的框架,其作用是通过上方的横木棒向下引绳提拉两个缯,缯是与机头等宽、高约20厘米的长方形线刷,缯的下方通过引绳连接两个踏板,轮流踏下踏板,缯便分出高下,均匀穿过细细缯眼的经线便被分为两层,织布梭子从两层经线中间穿过,带领纬线与经线交错,再通过机杼的挤压便形成了布匹。

  

  

粗布的纺织全是手工,工序非常复杂,前期的轧花、弹花、纺线、络线、浆染、经线、刷线等工序不算,单是织布就要再经过作缯、闯杼、吊机、栓布、织布、了机等十几道工序,因此,即便是男耕女织的时代,也不是所有妇女都是织布能手的,很多重要工序都要请能手来帮忙。

  

  

  

织布时,机身要有一定的倾斜度,妇女们端坐在织布机这一端的布柱前,双脚踏板上下交替,双手轮换着操纵机杼和梭子,只见双手翻飞,穿梭往复,娴熟的动作如弹钢琴 一般美妙。

  

  

多年前在村里可以经常看到纺线、染线、织布的情景。随着年龄的增长,也随着改革开放的日益更新,原始的织布机也渐渐地消失在历史的暮霭中,儿时的场景和记忆逐步被遗忘。

  

  

如今,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健康理念的多元化发展,绿色、环保的手工土布又悄然回归,如今老粗布凭借其纯棉质地、手工织造、古老民间工艺等特质,重新受到青睐,且身价不菲,手工织布又在悄然盛起。

  

  

  

具有悠久历史文化的上蔡织布机再次被“唤醒”,源于一个人--刘成明。刘成明是驻马店上蔡县人,2004年从中州大学毕业,开始自主创业。老粗布其实并不老,他母亲年轻时就会织。只不过后来大规模便宜的机器织布出现后,农村人也不再织布穿了。

  

  

从2005年开始,刘成明和父亲先从家乡做起,从十里八乡收购那些传承下来的老织布机,同时让母亲向当地的老婆婆们请教纺织技艺。他们从外地购来精工纺成的棉线,用古老的织布机编织出具有现代气息的新粗布,再请人绣花加工,制作成床单。人手不够,父子俩又动员村里的中老年妇女加入,按米计酬。这些年龄大的农村妇女小时候大多都学过织布,如今在家带儿孙,空闲时间多,也很乐意重操就业。

  

  

  

几年下来,刘成明和父亲收集到近千台老织布机,他们在郑州市惠济区刘办工业园开办了公司,采取公司加农户的形式,将上蔡县及郑州周边上千家农家妇女培养成纺织能手,让她们把织布机领回家工作,公司再统一回收老粗布。

  

  

2010年9月28日,在洛阳举行的十一届河南省运动会上,刘成明把绣有洛阳牡丹图案的粗布床单作为礼品赠送给与会嘉宾。反馈回来的信息是,嘉宾们用后感觉十分舒服,纷纷打听粗布床单的来源。刘成明和父亲深受鼓舞,他们正准备把老粗布纺织工艺申报传统手工技艺文化遗产,将这一传统技艺进一步发扬光大。天中晚报原创文图(视频)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经授权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老撕机软件邀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