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氏一时琢磨不准林胜的意思,就试探着道:“按老爷的意思……”我该怎么办?

林氏就道:“风儿也是有家室的人了,出门在外,身边若是没有个稳妥的人打理衣食住行,怕是不妥。”

白氏懂了,老爷这是想让儿子身边跟个人。一来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二来是想让儿子早点为林家开枝散叶。

好是好,可是眼看着就要春闱了,这个时候不让儿子静下心来读书,反而往他跟前送人,时机有些不对劲吧!

“老爷,是不是等风儿考完春闱再说?”

林胜沉默了一下,却仍然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是对的。不管怎么样,风儿的水平摆在那里,只是今年他的状态不是很好,考不中的可能性比较大。

林胜为儿子想了一条后路,如果林玉风落榜的话,他会求爷爷,告奶奶的给他找门路,让他留在汴京城最好的书院读书。备重金,厚礼请名师大儒来当先生,然后准备三年后再考。

当然,如果他能超常发挥,便是更好了。

那样,林家改换门庭的时刻才是真的到来了。

“春闱可以再考,可是对于我们林家来说,子嗣才是大事。”儿子是他自己的,林胜心里有数,那孩子聪明着呢,最多再等三年,肯定能够进士及第。但子嗣一事,非同小可啊!林家代代单传,香火不旺,这样下去可不是什么长久之计,万一将来生出个不省心的败家子,几代人的心血不就都白费了?

呸呸呸!

林胜转念一想,周家就是很好的例子,生的孩子多,总有一两个是可堪大用的。不过,周家人也太会生了,一共生了六个孩子,除去最小的两个双生子,其他四个孩子倒都是很有出息的。

站在银杏树下的萝莉图片好卡哇伊

那个林氏,好像也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村妇吧?可见还得是有福气的人,才能多子多福,跟出身没啥关系。

“嗯,就依老爷的意思吧!”白氏知道,林胜拍板的事情,根本不容旁人置喙,只得同意。

不过,安排谁跟着儿子去汴京好呢!

白氏有些头痛。

按道理来说,这正头夫人没生下孩子之前,妾室是没有资格生下孩子的。只不过林家情况特殊,因为代代血脉单薄的关系,所以林家人脑袋里没有什么嫡庶之分的观念,他们巴不得多生几个庶子呢,可惜啊……

高氏是正妻,不是合适的人选。正妻是帮着主持中馈,料理庶务,孝顺父母的,不是跟着男人屁股后头转悠的。况且高氏的性子也冷清的很,这种事情她也做不出来。

林胜不管内宅的事儿,把自己的意思表达明白了就行,至于怎么安排,就是白氏自己的事儿了。

林胜起身道:“我去前边书房,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说完一挥袖子就走了。

白氏在厅里就琢磨开了,你说这老爷急吼吼的回来,难道就是为了给儿子安排一个妥贴的人照顾他衣食住行?受什么刺激了?

白氏想不能,干脆也不去想了,转而让人把高氏叫了过来。

不多时,高氏来了。

高氏身材娇小,皮肤白皙,五官虽然谈不上多么精致,但也算耐看。单从容貌上论,高氏只能算得上是中人之姿,可是她身上自带着一股淡淡的傲气,因为从小书读得多,到底比别的闺中女子多了几分不同。加上她年华正好,又很会穿着打扮,看着就又顺眼了一些。

“娘,您找我?”高氏将外头披着的披风解下来,交到丫头的手中,这才进了侧厅。

“来来来,过这边坐着。”白氏招呼高氏一声,然后给旁边的人使了一个眼色。

众人很有眼色的退了下去,只留下了白氏的心腹大丫头秋红一个人。

高氏知道婆婆这是有话要单独跟自己说,便微微垂着头,等着白氏的话。

她这位婆婆,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自己还是应该小心应付着。

“好孩子,这阵子可真是辛苦你了。”白氏的开场白不算热络,但也没直奔主题,这让高氏的心里多少有了些底气。

“娘说得哪里话,这都是我的本分。”

白氏满意的点了点头,“你这个孩子啊,是我看着长大的,性情,模样都是顶好的!玉风娶了你,真是他前世修来的福气啊!”

高氏有些羞涩,其实心里却打着鼓呢!而且,她更好奇白氏接下来会说什么话!

高氏来之前,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了。林家重视子嗣问题,可是自己与丈夫成婚已有五年,肚皮却半点动静也无,就算婆婆做主给丈夫纳妾,她也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只不过,马上就要春闱了,这事儿怎么着也得等相公考完再说吧?

就在高氏暗自猜测的时候,白氏道:“过完十五,风儿就要去汴京,可是他一个人在外头,娘实在是放心不下。那孩子自幼没吃过什么苦,身边若是没有个妥帖的人照顾,只怕会吃不消啊!”

高氏瞬间就明白了白氏的意思。她也是后宅里长大的,对这些弯弯道道的事情简直算得上是无师自通了。

“娘,您看雨竹如何?”雨竹是她的陪嫁丫头,是高家一早就给高氏准备好的人,对她忠心耿耿,即便是被相公收了房,但始终也是自己人。

高氏想得明白,她作为林家的未来女主子,是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跟着丈夫去汴京的。侍候人的活儿,自然而然就得落到妾室的身上去了。只不过雨竹是自己人,让她去,总比让那个姓林的去好吧?

“咱们是想到一块去了。雨竹是你一手带出来的,让她跟着,娘放心。”白氏笑得真情切意,心里狠狠的松了一口气。有一个知书达理的媳妇就是好,有些事儿,暂时也不用说破,相信高氏自己会有计较的。

婆媳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高氏就起身告辞了。

秋红待她走后才问道:“夫人,依奴婢看,大奶奶倒真是个有胸襟的人。”

白氏不以为然。女人,胸襟?

这天底下就没有人愿意同别人一起分享自己的丈夫!

两权相害取其轻,雨竹和林氏都是妾,一个是高氏的陪嫁丫头,一个则是先被抬到府里的妾,高氏该怎么选,还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这算得上是什么胸襟?(未完待续。)玉兔社区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