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有时候忙的写书忘了时间就睡在药堂了,有时候会回来住的,这几天没回来,在堂里坐诊呢。”李老头说道。

“好,我去请去,把我找的医书都带上给爷爷拿过去。”巧兰也不太累就干脆去请爷爷回来,一起吃团圆饭了。

巧兰又坐着马车去了药堂,张爷爷在义诊呢,看到他眼里十分惊喜,摆摆手让他上一边等一会去。

等张爷爷忙完了才跑来问道:“孩子,你咋回来了?”

“我想你们了,我在广东也没啥事就让我回来陪陪你们。”巧兰拉着张爷爷的手嘻嘻哈哈的笑着。

“你也操心的命,得了,我在忙一会咱就回家。小六子去买那家的烧腊去,兰子好久没回家肯定想吃了。”

“好嘞。”小厮接了打赏的钱高兴地一溜烟就跑了。

“你略等等我,我一会忙完给你诊脉。”

“好您忙去吧,我给您带了些医书,我去放你屋里去啊。”

“好好,去吧。”

等张爷爷忙完就过来给巧兰诊脉了,没多久就皱起眉头了,“怎么变差了,之前明明都好转很多了呀。你出什么事了么?”老爷子神情一下变得严厉起来。

巧兰叹口气,知道一诊脉肯定瞒不住的,这才将广东的事都说了。

大胸超模mm最新妩媚性感写真

张爷爷叹口气,“你这运气可真是忒好了吧,得了幸亏回来了,好好养着吧,我在家给你好好调整一下,这一下几年都白养了。”末了心疼的叹口气,谁让出了意外呢。

“爷爷,我没事,您别跟我爷爷奶奶说,他们身体不好了,我担心说了他们在着急上火的。”

“知道啦,大哥身体确实有点……。”张爷爷神情也很严肃了。

巧兰心里咯噔一声,自己猜测是一回事,但真的听见大夫说又是另一种心情了。

“你做好准备,老大哥身体确实下降很厉害,这不是病,而是人老了开始腐朽衰退,就是寿元将尽的意思了。”巧兰愣愣的看着张爷爷,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

“别难过,早晚都会有这一天的。”

巧兰摸了摸脸发现有些泪水,赶紧擦干净,“我没事,咱回去吧,别让他们等着急了,今天家里有好菜呢。”

“多陪陪他们吧,你回来的及时。”张爷爷知道巧兰心里比谁都难受。

“嗯,我知道了。”巧兰深深的叹口气。

扶着张爷爷回了家,巧兰已经平静下来了,还拎了烧腊回来加菜。

“你可回来了,等着你马上就要吃饭了,今天兰子回来,我们两个可以喝一杯酒啦。”李老头十分开心的笑着。

“好好,我陪你喝一杯。”

“就一杯啊。”巧兰伸出手指对他们笑道。

“好。”

一家子等着学武从外面回来,他也十分惊喜却并不意外,“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也不写封信说一声,我接你去啊,谁送你回来的,牛子么?”

“嗯,他亲自送我回来的,给我找的车送我来的。我也很想你们就特意跑回来了,这不栓子成亲了,瑜哥那头也有老爹看着,他们去庄子上玩呢,也不用我担心啥的,我听说爷爷奶奶身体不太利索,我就赶紧回来了,还给你带了不少好玩意呢。”巧兰笑着跟二哥解释。

“嗯,蕙兰,院子给拾掇好了么?”

“放心吧,他一回来我就让人去拾掇了,今儿太阳也好,晒晒被褥就可以用了,这点小事就别担心,你院子我一直弄得可好了。”蕙兰也显得十分开心。

“谢谢嫂子帮我看院子了。”

“来来,咱们吃饭,我今天让厨娘做的全是咱家乡饭呢,这个鱼是咱娘亲自做的,专门给你做的,快尝尝。”蕙兰热情的招呼着大家。

“嗯,好吃。我就不喝酒了哈,你们喝吧。”巧兰不敢喝酒,因为一直在吃药实在不敢作死。

“娘你手艺还这么好,真好吃。爹我给你带了木雕可好看了,回头拿给你啊。”巧兰一面吃一面开心的和家里人聊着。

“好好。”李青山不大说话,但看女儿开心他就开心。

“他娘回头给孩子炖点补品,我瞧着兰子这回是不是船上累着了,怎么气色不如上次回来那么好了呢。”李青山瞅着闺女有点不对劲,脸色不是很好看。

“好我也瞅着是不是累了,学武吃了饭给你妹妹把把脉。”李母点点头,能一眼看出孩子健康的大概只有爹娘了吧。

“哈哈哈,船上晃悠的厉害,我有点晕船么,所以气色不是很好,我休息几天就好了,我都让爷爷看过了是吧。”巧兰哈哈一笑求助张爷爷。

学武看了眼妹妹,眉头不知不觉皱了起来,没人告诉她,她其实很不适合说谎,眼神都不敢直视他们,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她才不敢让自己诊脉。

“哦,可能是广东水土不服,恢复的不是很好,正好回来了,好好养养就是了,我看兰子带了好多补品给你们,都是海味补品十分温和你们也可以吃的。”张爷爷说着就岔开了话题。

学武一看更加确定了,“一回吃了饭我给你诊脉。”

巧兰嘿嘿一笑,点点头也没再说什么,再说就要露馅了。

“砚哥,你学会诊脉没有啊?”

“还没有,嘻嘻!不过我会辨认药材了。”砚哥骄傲的挺直了脖子。

“真的,好厉害,姑姑那个院子的花花草草都归你了,想怎么处置都是你的。”巧兰对孩子从来不吝啬。

“真的么,我娘不让折腾你院子里的花,老骂我呢。”砚哥一下兴奋的两眼发光。

“长得那么好看的花,你非要剪了,我不骂你骂谁啊。”蕙兰眼睛一瞪就训儿子。

扭过头无奈的对巧兰说道:“你可别惯着他吧,没少霍霍你的花草。”

“霍霍就霍霍呗,死了再买不就是了,算个啥呀,孩子高兴难得学点东西,你别那么小气。”巧兰呵呵的笑着摸着砚哥的头,一点也不在意。

“还是姑姑疼我,哼!”砚哥冲母亲噘嘴做鬼脸。

蕙兰气的埋怨学武,“你看你儿子越来越厉害了。”

“呵呵呵。砚哥不许跟你娘顶嘴,小心我抽你啊。”学武呵呵的笑着。

一家人这顿饭吃的十分愉快,连李老太和李老头笑容都多了几分,中午都多吃了小半碗饭呢。向日葵视频app下载污丝瓜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