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子的力气可比沈娇大多了,沈涵‘欲’哭无泪地‘摸’着脑袋,咝咝地吸着冷气,他才卖了一个半月,就已经净挣一千来块,他们校长一个月也才两百不到呢,这还是小钱?

“爷爷,我挣了这么多,这么多,您老可看清楚了哎!”

沈涵不甘心地伸了了两个手掌,在沈家兴面前晃了又晃,还生怕老爷子看成一百,最后还比了个圈圈,意思是得再添个零。

沈家兴没好气地一巴掌拍了过去,吼:“老子又没瞎,你比那么近干啥?不就是一千块嘛,有啥了不起的,瞧你那点子出息,出‘门’可别说是我沈家兴的孙子,我丢不起那人!”

“噗”

喷饭的是石老爷子一家以及林红‘玉’,他们俱都吃惊地瞪着沈家兴,一千块都不放在眼里,那这老爷子得多有钱?

他们要是能挣到一千块,不,五百块就要谢天谢地了,这老爷子倒好,孩子挣了那么多钱,不仅不表扬,还要骂孩子,这要求也忒高了些吧?

沈涵沮丧之极,扁嘴道:“爷爷,您这就是‘鸡’蛋里挑骨头了,一千块都还嫌弃,难不成您还指望我挣一万块啊?”

沈家兴哼了声:“一万块怎么就不能挣了?老子像你这么大的年纪,早不知挣多少个一万了!”

这两头猪,都卖这么长时间了,还停留在小打小闹的水平,他老人家早都憋一肚子火了,脑子不开窍的东西,非得凑上来找骂。

沈涵可委屈死了,‘摸’着后脑勺申辩:“爷爷,这天下有几个像您这么厉害的人?一万个都挑不出来了,我和您老比干啥,您也不看看,我班上的同学都还‘花’爹娘的钱呢,我都好长时间没向您老和姐姐要钱了。”

言下之意就是您老别太苛刻了,咱比上不足,比下可是绰绰有余滴!

花影青梦散发清纯气息

石老爷子出声打圆场:“老哥,孩子这么懂事您还不知足?我家阿生以后要是能有涵小哥一半的能耐我就要偷笑啰!”

沈家兴冲他笑了笑,叹道:“老弟你有所不知,咱们沈家祖祖辈辈都是经商为生,这做生意算帐就跟你家的‘玉’雕一样,是刻在骨头里的吃饭本领,可一点都不能将就的,要求自然也比常人要高一些。”

石老爷子理解地点了点头,将心比心,阿生雕出一朵普通的莲‘花’,他绝对也要狠狠责骂的,吃饭的本领自然不能用普通人的标准!

沈家兴冲犹不服气的沈涵瞪了眼,冷声道:“给你一个礼拜的时间,好生想想如何才能挣到一万块,想不出来就给我去睡马路。”

“爷爷,您这是强人所难!”沈涵气得大叫。

“啪”

沈娇拿过壮壮手里的铁勺子,毫不留情敲了下去,沈涵疼得直翻白眼,心里那个苦哟,他的命咋那么苦,家里的亲人一个比一个凶。

“爷爷怎么说你就去做,哪那么多废话?”沈娇训斥。

沈涵委屈道:“一个礼拜让我上哪去整一万块?这不是强人所难是啥?姐,你说我该咋整?”

沈娇顿了顿,她哪知道怎么整一万块?

“我要告诉你了,你还学啥?做完作业好好想,二哥他像你这么大都能挣他和大哥的学费和生活费了。”沈娇骂的声音更大了,中气十足。

沈涵想到远在M国的两个优秀的哥哥,心底顿时升起万丈豪情,豪气冲天吼道:“不就是一万块嘛,小爷我三天就能想出来,哼!”

沈娇一勺子又敲了过去:“在爷爷面前你小什么爷?找揍啊!”

沈涵半句嘴也不敢回,缩着脑袋吃饭,得多吃点晚上才能有力气想办法,要不然爷爷和姐姐这两个狠心的,还真有可能把他扫地出‘门’睡大街呢!

林红‘玉’眼睛亮晶晶的,沈家兴和沈涵的对话似是为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她觉得自己就是书上写的那只生活在井底的青蛙,鼠目寸光,只看得到井上的那片天空。

以前她觉得能挣到一百块就很厉害了,不用充会员的卖肉直播,不要vip和会员污污软件一百块可以供她和爷爷生活两个月,如果爷爷不吃‘药’,还能再多些时间,可沈爷爷却连一千块都没放在眼里,还让臭流氓挣一万块。

一万块啊!

林红‘玉’头一回觉得她来海市是正确的,难怪爷爷坚持让她来海市,还说她以后不会后悔的,现在林红‘玉’终于能够体会到爷爷的苦心了。

如果她还留在‘玉’腾,就还是那个一百块能满足的土包子,年龄到了就找个安分守己的老实男人嫁了,生儿育‘女’,勤俭持家,平平淡淡地过完一辈子。

一个星期前林红‘玉’都不觉得那样的生活有什么不好,可在见识到了海市的繁华,在书上看到世界竟然那么大,华夏不过只是苍海一粟而已,还有沈家富裕的生活,都让林红‘玉’蠢蠢‘欲’动,她已经不再甘心平淡了。

她林红‘玉’不比别人笨,又肯吃苦,靠着自己的两只手,一定能够打下一片天的!

只要她强大了,就可以替爷爷和爸妈他们报仇了!

林红‘玉’虽然答应了林三眼不去报仇,可为人子‘女’者,岂能置父母和爷爷的血海深仇而不报?

只短短半小时不到,林红‘玉’就暗下了今后奋斗的目标,她觉得全身都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犹如即将奔赴战场的战士一般。

林红‘玉’隐晦地朝低头吃饭的沈涵瞅了眼,沈家兴虽然瞧不上这个臭流氓的一千块,可她却稀罕极了,若是她能够挣到一千块,就能够给沈家付生活费,还能给圆圆壮壮他们买好吃的。

这样在沈家白吃白住,林红‘玉’有些受不了,只可惜这边没有山,若不然她就可以上山抓蛇卖钱了,不过刚才听沈涵说卖东西也能挣钱,倒是给了林红‘玉’启发。

吃过饭后,林红‘玉’洗了碗筷,还把厨房给擦干净了,趁没人注意,偷偷溜到了二楼沈涵的房间,犹豫再三,她咬牙敲响了‘门’。

开‘门’的是韩齐威,还以为林红‘玉’是找他辅导学习的,忙笑道:“你等我一会儿啊,我马上就过来。”

林红‘玉’难为情的咬了咬嘴‘唇’,小声说:“我找那个臭……沈涵!”